分享
2017年09月21日18:02 好奇心日報

分享

紀念館往往象征一座城市記憶的延續。

對南京來說,整座城市繞不開的記憶是日軍侵華的歷史。1985 年,東南大學建筑教授齊康在南京江東門設計了第一期“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后,又于 90 年代做了二期擴建。

現在,大屠殺紀念館正在經歷第三個階段。它的三期新館由華南理工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院長何鏡堂帶領操刀。

作為舊館的擴建工程,新館采用了與過去不同的敘述方式。

大屠殺紀念館的一二期,主題分別是“生與死”和“古城的災難”。斷壁殘垣、遇難者名單墻、人形雕像,這些元素和建筑灰暗的色調疊加在一起,讓一二期工程顯得極為沉重。

比起原館的肅穆感,新館希望讓人記住悲慟的同時,表達出“勝利的喜悅”與“和平的實現”。

盡管新館的門面仍舊是灰色,以厚實的混凝土澆筑,但從總體設計來看,它更開放、柔和,使用了諸多流暢的曲線,并且用草地的亮色削弱了沉重感與尖銳感。

新館外墻

新館希望呈現的“勝利”主題則通過一條叫做“勝利之路”的參觀路線呈現。

這條路帶有強烈的隱喻,用的是建筑中常見的手法:以光的強烈對比象征一段從黑暗到光明的經歷。當游客沿著勝利墻的斜坡緩緩上升,到達坡道頂端時,會感受到忽如其來的開闊空間。

勝利之路

弧形的勝利之墻由深紅色的鐵銹板組成,可以突顯歷史和滄桑的感覺,它的紋理通過鋼板和嵌入式燈槽分離形成。

勝利之墻

而紀念館的整體建筑空間像是一把斷刀,半圍住橢圓形的巨大草坪“紀念廣場”。這里能容納 8000 人,可供大型紀念活動使用。

這個廣場并非完全平坦,外圍的土地稍微隆起,使廣場形成一個半封閉的空間。它能塑造一定圍合空間,又能對人流走向起到引導作用。

作為舊館的擴建工程,新館不僅提供了完全不同的情感氛圍,還補充了舊館未曾擁有的城市功能。

平時,紀念廣場會開放作為公共休閑空間使用,公眾可以休息、跑步、漫步。到了晚上,即便新館的展覽功能關閉后,廣場獨特的照明設計也意在給人們提供活動場所。

和舊館主要為了服務“警醒”概念的單一功能不同,新館是一個功能復合體,除了紀念廣場、勝利紀念館、展覽館,還包括社區車庫、辦公室、商業配套設施等。

它還考慮到一個博物館與城市生活交接的部分,比如,作為新館主要入口處,廣場北面和西面都與地鐵相連。地鐵出口的下沉式廣場內規劃了商業設施,隔開紀念館與交通主干道。

下沉式廣場

何鏡堂曾經在接受 Goood 采訪時表示,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擴建工程是他最喜歡的三大作品之一(另外兩個項目是世博會中國館和自己的工作室)。這個新館將歷史回憶與當前的城市生活對接,容納了勝利喜悅和死亡悲慟。

來源:好奇心日報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