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6月11日11:18 好奇心日報

分享

6 月 5 日,深圳住建局出臺了一項新的住房改革政策,計劃到 2035 年新增 170 萬套住房,其中保障房比例要占到 60%。

這項名為《深圳市人民政府關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供應與保障體系的意見(征求意見稿)》的政策計劃未來供應三類住房:市場商品住房 40%,包括市場商品住房在內的政策性支持住房 40%;公共租賃住房 20%。

根據規劃,到 2035 年,深圳將新增建設籌集各類住房共 170 萬套, 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賃住房總量不少于 100 萬套。

在關于該政策公開征求社會意見的記者問答會上,深圳市住房建設局負責人解釋了 170 萬這個數字是怎么算出來的:截至 2017 年底,深圳常住人口為 1253 萬人,預計到 2035 年將達到 1800 萬,預計新增住房需求約 180 萬套。綜合考慮土地供應和住房建設籌集能力,將新增住房數定為了 170 萬套。

未來 17 年新增 170 萬套住房,平均下來一年就要修建 10 萬套。但據公開資料統計,2017 年深圳新房住宅供應為 33707 套,只有深圳市政府接下來目標的 1/3。


短期內將房地產產能提高三倍不是件容易事。

這不是深圳第一次提出大計劃。

2016 年 5 月,深圳提出要在 “十三五”(2016 年到 2020 年)期間供應 65 萬套住房——每年 13 萬套。但根據深圳中原研究院發布的報告,深圳在過去兩年一共批售了大約 7.7 萬套一手房,只完成了計劃的 11.8%。

深圳是個地少人多的城市。統計顯示深圳市的面積為 1996.85 平方公里,在全國十大城市中最小,但其經濟特區的傾斜政策、比北京更好的天氣環境、一線城市的福利制度吸引了大量外地人員遷入。截止 2016 年,這部分人口已經占到了深圳常住人口的 66% 。《深圳市統計年鑒 2017》顯示,深圳人均住宅面積為 19.6 平方米,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

深圳土地流轉情況也能看出城市的房子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從 2015 年開始,深圳的住房用地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因為沒人買而被流轉拍賣的情況了。

房屋供應不足的情況下,深圳的房價也開始飆升。統計顯示,從 2015 年到 2018 年,深圳的房價從 33264 元/平方米漲到了 58190 元/平方米,漲幅約為 75%,目前其房價全國排名第三,僅次于北京、上海。

在全國流行的城市搶人大賽中,深圳是第一個開放大學生直接落戶的。在 2016 年 12 月,深圳印發《人才引進實施辦法》,規定年齡在 35 歲以下,學歷在專科以上的人員可以申請人才落戶。在此之前,政府也出臺過住房補貼、落戶優惠等政策吸引符合規定的人才到深圳工作、發展。

2018 年 2 月,深交所發布了《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8-2020年)》,稱將重點支持針對住房租賃、保障性住房的新募資方式 REITs。 這意味著企業建好房子之后就能拿它的產權和租約發理財產品募資,拿錢去投資新東西。

在這次新出的住房改革意見中,深圳政府也專門劃出了一類針對符合條件的各類人才的住房,其租售價為市場價的 60% 左右。

但在控制房價的背景下,政府出手限制新房房價,反倒刺激了交易。

2011 年,深圳實行新房限價政策,這使得大量新樓盤價格普遍低于入市價,甚至比二手房還便宜。中原地產的統計數據顯示,2011 年 9 月,深圳二手房均價 20148元/平方米,而新房均價格為 20028元/平方米。

之后更夸張。據媒體報道,深圳首個實行降價的龍崗中心城的中海康城國際,一開盤便引來萬人搶購,隨后限價出售龍華的水榭春天三期、綠景香頌、花半里、錦繡御園二期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

為了限制買房人數,“搖號買房” 在多個城市開始實行,中簽的人才有資格買房。但這種機制已經帶來權力尋租的機會。前不久,融創中國的子公司(天磊置業)受 35 名西安公職人員請托,賣了 106 套房子給“關系戶”,西安長安區委宣傳部西安房管局隨后介入調查,暫停了融創在西安開發房產的 12 家子公司預售商品房許可申請,受托的 35 名公職人員受到了從調離原來崗位到免職的行政處罰。

現在搖號也不夠,深圳和杭州一起成為全國首批繳巨額押金才能搖號的城市,少則上百萬,多則 1700 萬。當新房價格低于二手房,搖到立刻轉手就能賺幾十甚至數百萬的時候,所有這些限制機制反倒都是在鼓勵有足夠現金的人炒房而非自住了。

政策在解決了一些問題的同時,又帶來新的問題和新的政策。

來源:好奇心日報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