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8月21日11:51

分享

“人類因夢想而偉大,小夢想為自己而活,中夢想為家族而活,大夢想為社會而活,更大的夢想與新時代共命運,跟‘中國夢’同頻共振。致力于以民間力量將一幅‘中國夢’藍圖繪到底,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早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2018年8月20日下午,“中國夢想日”及“中國夢想人物榜”的發起人、有“中國夢想學研究第一人”之譽的世界夢想學研究會秘書長陳煒松先生與記者聊起“夢想學”學科及“中國夢”時,鏗鏘有力,振奮昂揚。

1534823626959708.jpg

“中國夢想學研究第一人”陳煒松

就在一個星期前,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的時間節點上,人民日報連續發布的“宣言”文章再出重磅之作——《改革開放天地寬》,對改革開放這一“二次革命”做出了高瞻遠矚的評判和總結,尤其是對“中國夢”這一偉大理念形成了強有力的分析。

作為每個人成長的動力,民族和國家進步的源泉,夢想一詞在我國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備受人們關注。國人也始終心懷夢想,不懈追求,為新時代的中國照亮航程。陳煒松,便是眾多人中具有領航意識,并連續五年以民間力量倡導將“11月29日”設立“中國夢想日”,也稱“中國夢想節”的那一個。

通古今之變化 創立夢想學

記者:陳老師,您好。恰逢中國夢時代,作為“中國夢想學研究第一人”,您最初是如何想到創立“夢想學”的?

陳煒松:“凡益之道,與時偕行”。每個時代都需要新理論的出現。人類因為夢想而偉大,夢想也是人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主題之一。事實上,這個想法我一直都在與人強調。

眾所周知,中華民族有著上下五千年的悠久歷史,中國的文化源遠流長,中國發展史就是一部夢想史,總結歷史才能知曉未來。歷史規律就是夢想規律,唯有通曉昨日之歷史,總結今天之中國,明日之夢想,才能縱觀我國古今之變化,與這個時代同步,與國家共命運,成就其家國情懷之夢想。

改革開放40年前,國門打開,伴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西方管理學被引進中國,以“美國夢”追求成功的拿破侖·希爾為代表的“成功學”盛行于中國,幫助中國企業家快速崛起。當習近平總書記于2012年11月29日首提“中國夢”時,我發現,當前的中國企業家迫切需要有一門融合中華傳統文化與現代社會經濟發展相匹配的學科。

今天,40年后的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國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水平,所以夢想實現一定是有規律的,這也成為了我們探索“夢想學”的重要引擎。“夢想學”應用而生,其理論可以指導我們不用走那么多的彎路,幫助更多人科學實現夢想。

我立誓,此生要做一件事,便是把“夢想學”變成這個時代的駐腳點。我最初創立“夢想學”的初衷也是基于此,因為我知道“成功學”助力“美國夢”,“夢想學”必成就“中國夢”。

記者:我們知道,為了夢想學事業,您付出了十余年的心血。從一開始的咨詢、培訓,到吸引力法則的緣識、首次提出“夢想學”理論,再到被譽為“中國夢想學研究第一人”,這條路歷經風雨無數,可以說走得十分艱辛。能跟我們分享下令您記憶猶新的事情嗎?

陳煒松:對我而言,在這條通往夢想的道路上,最難忘的莫過于“夢想學”的出版。最初,我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一開始,很多出版社認為出版“夢想學”這類理論的人一定是大學教授,或者非常知名的人,所以他們不愿意信任我。雖然這在當時令我感到十分沮喪,但我依然相信有人會看到我,看到夢想的價值。

緊接著,便是“夢想學”出版的寫作。實際上,其整個寫作過程并不容易。它不是個人而寫,而是由以我為首的整個團隊完成的,時間長久,花費的精力更是不言而喻。

記者:我聽聞您當時還曾經一家家地去拜訪北京城的知名出版社,非常有勇氣。

陳煒松:是啊。我深深地記得,“中國夢”剛剛提出的那一年,北京的冬天格外寒冷。夜晚時分,寒風凜冽,我拖著行李箱訪了15家出版社。可是,部分出版社一致認為,這種理論風險非常大,都不愿意幫助我。終于,中國文聯出版社的出現讓我看到了曙光。總編輯告訴我,這是一部夢想時代所需并且是非常有時代價值的好著作。

后來,為了出版“夢想學”,文聯出版社對我說,需要到戶口所在地的順德區委宣傳部黨委開一份證明,擔心有政治問題,導致過程并不順利。直到最后,宣傳部五位部長聯合開會討論才給到我機會蓋章證明,這個證明至今我都還完好地保存在。

說起來,這一路我確實經歷了很多,不夸張地講,即使將這些事跡制作成一部影片都能成為經典。而令我欣喜的是,這條風雨之路,同樣也成為了我自己《夢想學》出版的圓夢過程。

立時代之潮頭 踐行中國夢

記者:近日,中國人民日報連續發布了五篇《宣言》,其中對國人的“中國夢”做出了極為詳細的分析。在這樣一個大有可為的時代,有“中國夢”的引領,“夢想學”怎樣與時代合拍,立時代的潮頭?

陳煒松:這個問題很好。多年來,我一直保持著天天看人民日報刊的習慣,對于一些時事熱點頗為了解。

早在1978年的時候,美國《時代周刊》將鄧小平同志評為了年度人物。它用48頁的系列文章介紹鄧小平和打開大門的中國,其開篇之作的標題便是《中國的夢想家》。

而今,經歷了改革開放的40年,我國堅定不移地以“中國夢”來引領這場偉大革命,并將幾代中國人矢志追求的現代化夢想和民族復興進程不斷向前推進。如此一個全新的時代中,“夢想學”立足于時代的潮流,圍繞個人、家庭、企業乃至政府組織,將“夢想學”的原理實施落地,對國人踐行“中國夢”起到了巨大的推動和促進作用。

“夢想學”的誕生就是為了解決當今的圓夢問題,因此,它本身也是一個時代之問。有了“中國夢”的領航和指導,“夢想學”只會幫助更多的人實現夢想,成就更多的夢想家。

記者:每個新生事物的誕生總會遭遇懷疑和挫折,為讓更多的人關注、理解并傳播、傳承,您在首次提出“夢想學”以后做出了哪些努力?

陳煒松:了解我們的人應該都知道,五年來,我們一直堅持在做“夢想學”的傳播和推廣工作。不僅花銷了巨額費用研發及宣傳“夢想學”理論體系,還發起了中國夢想日大會,構建夢想教育平臺,打造百萬中國夢想家圓夢工程,成立夢想家公益基金以及中國夢想學院,申報夢想導師、夢想規劃師職業認證等等。

與此同時,為成就更多人,集眾人之所長,幫助更多的人實現夢想,在2016年的時候,我還收下了29名來自全國的夢想學弟子,以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己任,以“夢想學”理論為指明燈,肩負起偉大的歷史擔當。

這些行動和舉措,也都為我們更好地傳播“夢想學”,踐行“中國夢”打下了堅實而深厚的基礎。

發思想之先聲 孵化夢想家

記者:作為新時代的夢想領軍人物,您敢于讓夢發聲,并于2017年2月28日在孔子故里山東曲阜正式成立了中國夢想學院,這也是您踐行“中國夢”的體現所在?

陳煒松:是的,的確是這樣。我認為,“夢想學”代表了一個新時代,如今也已是這個時代里最頂級最標桿的產物之一。在我看來,踐行“中國夢”,僅憑個人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需要更多的同道者參與到萬眾圓夢的社會熔爐中,讓夢想導師、夢想榜樣為夢想者啟發智慧,指明前路,為實現“中國夢”燃起奉獻的火種。因此,我毅然決然地成立了中國夢想學院。

雖然,我知道實現“中國夢”的路上不可能一蹴而就,步履輕松,但我依然會堅定不移地走好每一步,帶領更多的人圓夢。就像你說的,這是責任感,也是使命感。

記者:“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習近平總書記用這樣一句中國古語,概括和形容了中國不畏艱險走過的不平凡歷程,穿越風雨取得的不平凡成就。這是歷史的總結,更是現實的激勵、未來的昭示。未來,您將如何以“中國夢”為牽引,踐行“中國夢”?能跟我們談談您的具體規劃嗎?

陳煒松:當然,我們依舊會一如既往地推進“夢想學”,不斷地實踐、積累,不停地驗證、總結,終其一生。甚至,還會培養更多的弟子、傳承人和接班人去將這門夢想學科從社會影響到學校,學校影響到整個的教育部門,讓他們高度重視起來。

不僅如此,我更會將“夢想學”這本書寄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我要讓世界知道,夢想學是一門“源自中國、屬于世界”的圓夢學科,是由中國人研究創立出來的。未來,我們還要將其翻譯成英文、俄文等不同的語言,引入到各個國家進行傳播,真正成為夢想家的孵化器。這,其實也是我自己的一個夢想。

有夢想,有機會,有奮斗,一切美好的東西都能夠創造出來。陳煒松表示,這五年的“追夢之路”證明,“中國夢”就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夢想,是美好人生的描繪。“中國夢”是國人共同的心愿與目標,更是相互不離分的命運共同體。

“立時代之潮頭、通古今之變化、發思想之先聲”,是新時代知識分子的精氣神,也是當下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這是一個嶄新的時代,一切有理想、有抱負的夢想所有人都應當擔負起歷史賦予的光榮使命。同時,我們也會堅定不移以民間的力量倡導每年11月29日為“中國夢想日”,讓13億人有自己的“中國夢想節”,風雨無阻地踐行“中國夢”,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真正的與國家同步,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

(文/劉戀)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