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10月19日16:27 界面新聞

分享

今年,是熊貓歷磨難的一年。”不久前,熊貓直播CEO王思聰在私下提到。

153993246391243100_a580x330_副本.jpg

來源:網絡

10月20日,熊貓直播成立三周年。從3年前高調殺入游戲直播,萬眾矚目的“王思聰的公司”到今年陷入欠薪、融資困難等傳聞中,熊貓直播今年過得不輕松一直處于風口浪尖。

熊貓直播COO張菊元在接受全天候科技獨家專訪時提到,最近幾個月經常在各個地方出差,談判。在談判中也提到了并購、融資等很多可能。“但最后校長(王思聰)和我們都認為公司獨立融資和上市是最好的選擇。”張菊元提到,最近網上傳出的熊貓直播將被騰訊或虎牙等公司收購,以及王思聰退出的撤資均為不實傳聞。

張菊元透露,目前熊貓直播新一輪融資正在進行,上市也在籌備中,計劃最早于2019年上市。

熊貓直播一度是行業的風向的引領者。2015年,在王思聰的品牌影響力下,迅速切入游戲直播行業,并高薪挖到PDD、若風、王師傅、劉殺雞等知名游戲主播,甚至一度抬高了行業主播的薪酬水平。隨后,熊貓直播也率先嘗了直播綜藝,向泛娛樂發展。2017年5月,熊貓直播完成10億人民幣B輪融資,估值達到50億元。艾瑞數據顯示,2017年底,熊貓直播在用戶數量排名行業第三位。

今年,虎牙、斗魚等游戲直播巨頭迎來收獲季,3月8日,斗魚直播獲得新一輪高達6.3億美元的融資,由騰訊獨家完成。同一天另一家游戲直播平臺虎牙直播也宣布了B輪融資消息,由騰訊獨家完成4.6億美元的戰略投資。

騰訊的兩筆投資是整個游戲直播行業的轉折點。千播大戰進入最后的洗牌期,戰旗直播、龍珠直播等二線梯隊與一線巨頭的市場占有率差距越來越大。

“行業老三”熊貓直播日子也并不好過。隨著風口消退,融資難成為行業的一大難題。2018年6月,熊貓直播爆出欠薪風波。新一輪融資也遲遲未完成。

張菊元提到,熊貓直播在2018年表現良好,已經基本實現盈虧平衡。同時,熊貓直播的精細化運營和商業化已經逐步落地。

目前全行業直播平臺的收入比例都相對單一。張菊元認為,一家互聯網娛樂公司要走下去,必須提高廣告以及整合營銷的盈收比重。“創業之前,校長問我廣告比重能否達到60%,我說很難。直到現在,熊貓直播的廣告在10%左右,這在行業中已經是很高的比重。快錢好掙,大家都很難居安思危。”張菊元提到。

在張菊元看來,雖然相比斗魚和虎牙,熊貓直播的還有一些差距,但平臺的調性明顯,用戶粘度較高。

8月,王思聰注冊成為LPL職業選手,并代表IG電競俱樂部出戰8月19日對戰VG的LPL夏季賽。

比賽階段,熊貓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辦公室里每天燈火通明,從前期的宣傳推廣到中后期的直播保障等,各個部門保障7000號房間的直播順利完成。

這一次亮相由王思聰自己策劃,迅速刷屏,引起業內和網民關注的。熊貓直播無疑是最大受益者之一。短短幾天,熊貓直播的用戶活躍度和流量迅速創造2018年以來的新紀錄。

“不管新一輪融資怎樣的股東入場,王思聰都依然會是熊貓直播的CEO。我們不會專門‘去王思聰化’”張菊元提到,目前王思聰仍在公司的戰略決策中占有重要地位。同時,熊貓直播是包括香蕉游戲、香蕉娛樂、香蕉體育等在內的王思聰“香蕉計劃”泛娛樂版圖的重要平臺。

這家以95后員工居多游戲直播平臺走過了第三年,依然是行業里最年輕的玩家之一。三年中,熊貓直播已經經歷了大起大落。“但我們還在戰局中,并且握著還不錯的籌碼。”張菊元提到。

在熊貓直播三周年慶典前夕,全天候科技對熊貓直播COO張菊元進行獨家訪談,他不僅回應了一切質疑,還聊了聊“三歲”熊貓直播近期的發展,和游戲直播行業面對的挑戰和機遇。

“王思聰會一直是熊貓直播CEO”

全天候科技:怎么看近期關于并購、融資以及王思聰撤資的傳言?

張菊元:這些傳言都不符實。官方從來沒有發布過相關的信息。并購的事情,我們曾經在談判桌上提到,但從來沒有達成口頭協議,更不用提成文的協議。也許是利益相關者傳出的假消息。校長相關的新聞,也都是謠傳,去查一下工商信息就清楚了。

全天候科技:融資困難的原因是什么?您在這輪融資花費了多少時間?

張菊元:實話說,我個人的體驗是整個2018年資本確實處于缺緊的狀態。大家并不確定,我投的這個東西是不是我能夠賺得回來,或者回報率能不能達到的要求。從這個角度上來講,大家從心理上明顯覺得投資人的心態是更加的謹慎,僅此而已。但是這種情況每年都有,差別在于是否集中。

另外,游戲直播是一個朝陽行業,游戲和電競人口都在不斷增加的前提下,發展前景是很廣闊的。但很投資人的關注點是直播的風口已經過去,這其實并不符合市場情況。

這幾點因素導致我們今年在融資談判上花費了較大的精力。從7月份已經開始。但我的工作主要還是要回歸到公司本身的精細化的運營,如何讓把公司經營得更加的完善,努力實現盈利。

全天候科技:王思聰目前對熊貓直播來講,最主要的作用是什么?

張菊元:王思聰熊貓的作用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主要是個人影響力和號召力,對帶動平臺流量都有重要作用。第二個階段,他最重要的作用力其實是在一些前瞻性上的考慮,以及在一些資本層面合作以及未來的轉型上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校長投資熊貓直播的初衷,是源于他的興趣和愛好。他會一直擔任熊貓直播CEO。

全天候科技:過去一年中有遇到過什么挫折?

張菊元:由于創業初期,一直在聚光燈下,很少擔心資金的問題,最近一年我們更腳踏實地,花了很多時間在運營上,但好在今年熊貓的盈利狀況很好,已經實現盈虧平衡了。

“廣告收入超過競品,不滿足小而美”

全天候科技:虎牙上市后一直有不錯的表現,斗魚也實力強勁,并籌備年內上市,怎么看游戲直播行業目前的競爭態勢?

張菊元:我們現在跟對手之間已經形成很明顯的差異,大家幾家之間其實已經各有各的特點,比如虎牙在美國上市,在資金方面來說是很舒服的,虎牙的營收就是三家年能做的最好的。熊貓直播在資本上面來說是最弱的一家,但是我們的品牌是最好的。我們有自己的調性,用戶粘度也是最好的。起碼用戶一提到熊貓直播,認知,口碑,好感度都要優于我們的對手。

全天候科技:熊貓的用戶粘度主要是得益于什么方面?

張菊元:我們的產品有自身的調性,更年輕、更酷。早期因為有王校長的個人的影響力,在他會拉動很多熱愛游戲和電競的粉絲。這一批用戶形成了粉絲圈子,忠誠度很高。另外,電競游戲本身的用戶,觀看時長就更長,要比傳統的秀場或者其他娛樂還要更加持久。一個游戲可以火十年,但秀場主播就很難火十年。

提到用戶體驗,我們從早期的在帶寬上的投入是三家里面是最多的。直播重大的國際性的賽事,我們沒有像對手要采取直接成本收縮的策略進行降畫質的方式,我們反而是會采取更高清的畫質,打造精品的房間。

全天候科技:熊貓在行業里最早試行直播綜藝,曾經推出過選秀、狼人殺等PGC內容,現在PGC的發展情況?

張菊元:現在的直播綜藝,對比三年前的內容,已經有很大的升級換代了。早期在資本追逐的情況下,我們愿意嘗試很多內容,也鋪天蓋地地砸了一些節目。但在現在,中后期的時候,熊貓更能夠掌握定位,找到自己用戶的特點特征喜好之后,就有針對性的制作和投放內容。現在PGC內容相對比較垂直。

直到今天,熊貓平臺上的娛樂屬性的用戶依然是三家里面最多的,這得益于最早泛娛樂相關的積累,下一步我們也會挖掘泛娛樂內容的可能性。

全天候科技:你提到熊貓直播從體量上很難追趕行業老大和老二,那熊貓之后是要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嗎?

張菊元:不是。目前從第三方數據顯示的市場份額來看,和兩年前差距并不大。雖然虎牙上市后市值上漲。但我們早期積累的用戶優勢還在。至于說是做小還是做大,我覺得這取決于資本環境,取決于公司的發展階段來。這個不是我現階段問題,我現在的考慮。問題是我們現在的資本和所處的環境,以及我們現在的用戶的屬性,業務的健康度等。

全天候科技:從各業務線來看,熊貓直播在哪些方面會比斗魚、虎牙出眾?

張菊元:廣告和互動營銷,都是我們去年以來在深挖的業務線。廣告營收這一塊,我們在三家當中表現是最好的,。但直播行業目前做得都不好,真正及格分還差得很遠。廣告營收在整個營收盤子里面的比重很小,我們也不過10%左右。國外的大多互聯網公司,廣告營收會占到收入的50%左右。

直播行業太浮躁,前期發展過快,只靠打賞就可以賺錢,那很少有人去探究過廣告盈利的模式。傳統行業從開始做廣告到最后這個廣告就形成規模,往往需要近十年的沉淀的過程。

“精細化運營是競爭關鍵”

全天候科技:前兩年,平臺間互相挖角頭部主播的情況很普遍,頭部主播的流量帶動作用很高,主播的爭奪現狀怎樣的?

張菊元:比方說早期一個頭部主播從A平臺跳到B平臺,可能會帶走80%的粉絲,那天今天可能只有20%-30%。但是你今天再一看,這些用戶關注這位主播的同時,還會回到原來平臺觀看其他的直播或是節目,因為他已經在原有平臺形成了觀看習慣,對內容有自己的選擇喜好。

很多主播在三家平臺都任職過,他們的粉絲也會對各個平臺形成自己的用戶體驗,做出自己的選擇。能否留下用戶,最關鍵的還是平臺的內容和精細化運營。

全天候科技:精細化運營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

張菊元:精細化運營主要是幫用戶挖掘到更喜歡的內容,這是從原來的人工推薦到個性化推薦再到定制化推薦的一個過程。我們用了大概今年就一年的時間,我們在定制化的挖掘內容的角度給用戶推薦。

這其中包括一些平臺自己孵化的主播,也許名氣小一點,但正好符合部分用戶的胃口。用戶也會進一步為這些喜歡的主播打賞。同時,我們也會發掘一些相對小眾的游戲,根據用戶興趣做推送,帶動平臺的多元化發展

最精細化的利用流量和用戶,就是整個互聯網的本質。個性化推薦已經讓我們的整個的營收翻了好幾倍。

全天候科技:今年以來,新政對游戲行業有較大的影響,直播平臺方面受到什么影響?

張菊元:今年的整個游戲的環境不是特別好,所以導致很多優秀的作品難以出現在公眾面前。但這并不會影響我們在內容創作上的一些判斷失誤,我們認為在游戲娛樂這個角度上,會有不斷的有精品涌現。只要這是健康、符合國家所謂政策發展的游戲,還是會走到大眾面前。

比如今年大火的“吃雞”游戲,是通過觀眾的熱度,反饋到平臺,我們才開始放棄部分英雄聯盟資源,大規模來直播和推廣“吃雞”游戲。直播平臺又極大推動了“吃雞”的早期宣發,放大了游戲的影響力。可以說,游戲直播平臺的杠桿作用更多來自用戶。

來源:界面新聞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