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12月26日14:35

分享

文/夏熙 龔華 楊志遠

他溫暖如春,待患者親切平和,潤物無聲;他熱情如夏,為事業嘔心瀝血,求索不止;他靜美如秋,視榮譽恬淡如水,初心不改;他嚴厲如冬,對不正之風令行禁止,以身作則。

圖片4_副本.jpg

洪湖市中醫醫院院長周祖山

他叫周祖山,洪湖市中醫醫院院長、主任醫生,一個馳名海內外的類風濕專家。數十年如一日,他將自己的畢生才學與熱血揮灑于洪湖之岸,寫就了一個蒼生大醫的“四季本色”……

對待病人,他像春天一般溫暖

每年開春,張女士都要和丈夫一起從黑龍江遠赴湖北洪湖,看望她的救命恩人周祖山,一晃已將近二十年。

1999年春天,張女士30歲,她孤身一人跨越大半個中國來到洪湖市中醫醫院,與周祖山結下了不解之緣。當時,她飽受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折磨,雙手關節腫脹,手不能握拳,膝蓋外翻,行走困難。

周祖山不僅悉心為她診治,見她身邊無人照料,還叮囑護士照顧她的飲食起居。在聊天的過程中,得知她丈夫因為這個病在跟她鬧離婚,便時常寬慰她。

住院幾個月后,張女士的丈夫李先生來到洪湖,再次提出離婚。周祖山便把李先生請到家中,進行了一次長談。他沒有講任何大道理,而是把自己親眼所見的病患家庭患難與共的故事進行了分享,又一五一十地介紹了張女士的病情和康復情況。李先生被深深觸動,慚愧不已,當即表示會好好照顧妻子。

如今近二十年過去,張女士與丈夫恩愛如初,對周祖山的感激也不曾衰減。她經常豎起大拇指:“周院長不僅是個醫術精湛的好醫生,用年輕人的話講,還是一個大暖男。”

周祖山自大學畢業進入洪湖市中醫醫院工作,已經30余年。他的父親是全國首批500名名老中醫之一、著名“風濕藥王”周承明。周承明老先生在祖傳秘方“麝火療法”的基礎上,開創性地用毒性草藥雷公藤治療類風濕病,一度聞名海內外。在父親的耳濡目染和言傳身教下,周祖山從普通醫生干起,一步一個腳印。2000年,周祖山出任洪湖市中醫醫院院長。這一年,他37歲。

但不管身為普通醫生,還是擔任醫院院長,周祖山始終堅守在門診一線,并從未改變。他甚至把自己的院長辦公室一分為二,一半用來辦公,一半用來接診。“因為,作為一個醫者,治病救人永遠是我的天職。”

圖片5_副本.jpg

周祖山為來自新疆的患者診治

一位遠道而來的患者暈倒在醫院門口,他親自把患者背進了病房,患者才知道這個背自己的人原來是醫院院長;一個叫吳興文的小伙子因患有罕見的“銀屑病關節炎”,全身腐臭難聞,他親自幫助一點點清洗潰皮腐肉,制定治療方案;一位甘肅省會寧縣的小女孩因家境貧寒不堪母親被風濕病折磨,要求“賣身救母”,他免費為小女孩母親治病,還自掏腰包資助小女孩上學……

在周祖山看來,醫者仁術,不僅要有精湛的醫術,更要有高尚的醫德。“醫生本人對病人的愛心、同情心及理解有時比外科的手術刀和藥物還重要……”這是世界醫學界著名的“希波格拉底誓言”,也是周祖山的為醫諾言。他的一言一行,恰如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洪湖市中醫醫院的類風濕患者,95%都是因口碑從全國各地輾轉而來。面對絡繹而來的遠道病人,周祖山主持成立了服務患者小組,親任組長,專門為患者解決各種生活困難。不管什么樣的病人,只要進了他的工作室,他都微笑著悉心接待,似乎永不疲倦。他還一再囑咐所有醫護人員:“在洪湖中醫,我們要讓每一個患者都有一種家的溫馨,親戚的感覺。”病愈的患者常來“走親戚”,也成了“洪湖中醫”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對待事業,他像夏天一般火熱

2017年12月,周祖山獲評第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兩年前,周祖山工作室已入選2015年全國基層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建設項目。這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實施的重大中醫藥人才培養項目。

消息傳來,周祖山立即組織學術傳承人開會,進行學術部署。他殷殷強調:“類風濕疾病的治療是世界性難題,我們雖然取得了突破性成果,但要徹底攻克,還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無私傳承、不懈努力。”

已過知天命之年的周祖山,依舊熱情如火,信心滿滿。他仿若又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年華,那時,他是父親周承明的學術傳承人。而今,自己則站到了全國名老中醫的前列。

周祖山對于中醫藥事業的熱愛,始于對父親崇敬。他曾親歷父親以身試藥,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也曾經目睹無數患者在父親的醫治下得以康復如常。像父親一樣懸壺濟世,做個“妙手仁心”的蒼生大醫,是他最初的發愿。

圖片6_副本.jpg

周祖山和學術弟子在一起

周祖山在擔任醫院業務副院長時,便從繼承整理父親的治痹經驗入手,著成《周承明學術思想初探》等論文,然后在臨床中加以驗證。他還編輯出版了《風濕病診療常規》,并廣泛用于臨床,對提高風濕病診療的質控水平,保證風濕病患者獲得最合理的治療起了很大的作用。

然而,從父親手里接過“接力棒”的周祖山很快發現,醫海無涯,最好的傳承其實是超越。為此,他對于業務的鉆研宛如夏日流火,燃燒不滅。

“周氏關節止痛膏”的發明源于一個特殊的女病人——她因長期服用中藥,每次都要嘔吐,藥效大打折扣。怎么辦?周祖山想:雷公藤具有一定的抗炎、鎮痛及免疫抵抗作用,但內服用藥途徑單一,為什么不可以結合外用呢?

從此,他便扎根于實驗室中,尋找配方,屢屢試錯;祛除毒理,百折不餒……經過一次又一次試驗,“周氏關節止痛膏”研發成功。該膏藥通過患者皮膚滲透,不僅在解除病人的癥狀上有獨特療效,而且外貼用無毒副作用,與口服用藥形成了很好的補充,獲得湖北省科技成果二等獎。

而這時的周祖山,考慮到“周氏關節止痛膏”雖然解決了雷公藤的外部用藥問題,但對其他內服后的毒副反應問題還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于是,他又轉身投入了新的研究當中。

“痹康寧”系列制劑由此而生,這突破性成果適合長期服用,大大減輕了雷公藤的毒副反應,標志著雷公藤治療類風濕邁向了“標準化”時代。

隨后,周祖山又在麝火療法、雷公藤系列制劑療法的基礎上,加以熏蒸、藥浴與針灸療法,升級、完善、優化成新的“周氏綜合療法”,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診治體系,奠定了在中國風濕病學領域的重要地位,被譽為“開創了中醫治療類風濕的新傳奇”。中央電視臺《中華醫藥》欄目多次對其進行了報道。

“攀登事業高峰,必須燃燒火樣的熱情,必須永葆年輕的心態。”周祖山向記者坦言,他是全醫院最早會五筆打字的一批人之一;現在市場上新潮的電腦設備,他都能說出甲乙丙丁;他對學術傳承人的指導,很多時候在微信群里進行……“我必須站在時代信息的前列,才能站在行業的前列。”

對待榮譽,他像秋天一般靜美

2018年6月5日,武漢東湖賓館,湖北省振興中醫藥發展大會隆重召開。在熱烈的掌聲中,周祖山登上了領獎臺——榮獲第三屆“湖北中醫名師”。他不僅是唯一獲此殊榮的荊州籍中醫專家,也是本屆唯一獲此殊榮的來自縣級醫療機構的中醫名師。

而在此前的2017年11月,北京國際會議中心,周祖山被中華中醫藥學會授予全國“最美中醫”稱號。全國數十萬中醫工作者中,僅79人獲此殊榮。

一份汗水,一份收獲。30多年來,周祖山幾乎將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了“洪湖中醫”,奉獻給了四海八方的患者,奉獻給了他熱愛的中醫藥事業,也因此碩果累累,榮譽等身。

作為醫生,他是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基層優秀中醫,全國最美中醫,湖北省勞動模范,湖北省首屆知名中醫,湖北中醫名師,湖北省名中醫,湖北省首屆中青年知名中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湖北省政府專項津貼。

圖片7_副本.jpg

周祖山榮膺“全國最美中醫”

作為專家,他是中華中醫藥學會風濕病分會常務委員,湖北省中醫藥學會風濕病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第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他的工作室系“全國基層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

作為黨員,他是湖北省第十次黨代會黨代表、湖北省十一屆人大代表、湖北省十二屆人大代表、荊州市第二屆、三屆人大代表,洪湖市第五屆、六屆、七屆人大常委。

作為院長,他是湖北省首屆優秀院長、08年奧運火炬手。他引領洪湖市中醫醫院邁上了嶄新臺階——發展為集醫療、科研、教學、康復為一體的綜合性三級甲等中醫醫院,醫院風濕病科被確定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九五”至“十三五”重點專科,而且是中南六省風濕病區域醫療中心。“洪湖中醫”品牌品牌享譽海內外。

然而,面對紛至沓來的榮譽和外界的贊譽,周祖山始終云淡風清。在全國“最美中醫”北京頒獎期間,他連夜接受央視的專訪,頒獎一結束,即刻匆匆趕回洪湖。

“就不能多待一會?”許多朋友問。

“不行啊,家里還有病人等著咧。”他抱歉一笑。

這樣的匆忙領獎,甚至很多次的缺席領獎,于周祖山已是家常便飯。因為他工作室的門口,每天都有從全國各地慕名而來的患者。對周祖山而言,比起一尊尊獎杯和一張張榮譽證書,更讓他看重的,是一個個患者的健康。

鄭女士患有類風濕關節炎,幾乎每晚都會因疼痛折磨而不能入睡,多方求醫不見起色。2017年12月,她來到洪湖市中醫醫院。在周祖山的問診下,鄭女士身體得到恢復,還參加了一次沂蒙當地舉辦的半程馬拉松健步走比賽。

2018年5月28日,鄭女士不遠千里從沂蒙來到洪湖,向周祖山送上了一面錦旗。錦旗上赫然書寫著“醫術高明,華佗再世;醫德高尚,妙手回春”的贊譽。

30多年來,周祖山親自接診的患者數以萬計,他收到的錦旗和感謝信足足可以用麻袋裝。“對于一個醫生而言,沒有任何榮譽與稱贊比得上患者的康復,比得上患者的口碑。”周祖山微笑著如是說。那笑容,像秋水一樣靜美、恬淡。

對待作風,他像冬天一般嚴厲

在親身經歷之前,王先生也不相信,以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馳名的洪湖市中醫醫院是一方“凈土”。

王先生身患類風濕頑疾多年,曾輾轉于全國各大城市的各級醫院,對醫療行業的各類潛規則非常清楚。于是,來到洪湖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包紅包。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不僅周祖山婉拒了他的紅包,其他的醫護人員也沒有一個人肯接受。

他暗暗向病友打聽是不是自己的紅包封小了,病友卻笑著告訴他,這個醫院的醫護人員從來都不收紅包,“周院長嚴著呢!”

“生民何辜,不死于病而死于醫?”這是清代著名醫學家吳塘的疾呼,也是周祖山一直牢記的警言。在周祖山看來,若沒有技藝精湛、兩袖清風的為醫作風,醫生比疾病更令病人痛苦。這是追求“懸壺濟世”的周祖山最大的禁忌和紅線。

自為醫的第一天起,周祖山就給自己立下了“行醫只為救生死,豈為金錢失醫德”的座右銘。他每天早起晚歸,要求自己不看完最后一個病人絕不下班。在被他治愈的患者中,有不少是企業家、富豪,但他都心如磐石,不曾動搖。這些年來,他拒收及退回的紅包多達數十萬。

《醫工論》載:凡為醫之道,必先正己,然后正人。正是因為自己的勤勉、廉潔,才讓周祖山有了對待醫院不正之風如嚴冬般凌厲的底氣。

2000年,周祖山從父親手中接過了洪湖市中醫醫院院長一職。上任之初,他便開始大刀闊斧地對醫院進行改革,絲毫不留情面。面對醫院存在部分人“懶、散、混”的工作狀態,他快刀斬亂麻,僅用了二十多天的時間,就拆除了院內三處違章建筑,取締了眾多“麻將室”。對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同志則予以大力表彰。

如此雷厲風行的舉措震驚全院上下,周祖山的威信得以確立。“洪湖中醫”由此邁上了快速發展的新里程。

與此同時,周祖山不僅提出了“傳承中醫文化,服務大眾健康”的立院宗旨,而且狠抓醫風建設:嚴禁醫生亂開方、開大方,嚴控藥占比、次均費;嚴格實現“陽光醫療”,公開接受社會監督;嚴厲推進“四風”“人情風”綜合治理工作……

一位醫生告訴記者,在洪湖市中醫醫院有一條規定,醫生被發現收受一次紅包將會做離崗處理,發現兩次將被除名,這么多年來,醫院無一人犯禁。他說:“嚴格、嚴厲的制度只是一種行為規范,真正讓我們發自內心認可的,還是周院長的理念。”

在周祖山看來,洪湖市中醫醫院作為一家國家公立醫院,就必須“執醫為民,立院為公”。他坦言:“讓群眾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放心病,是我們永遠不變的承諾。如果沒有嚴厲的作風,如何兌現承諾?”

是的,如果沒有對作風冬天般的嚴厲,又焉有對病人春天般的溫暖?

冬去春來,寒暑交替。周祖山就這樣數十年如一日,在旦復旦兮間,將平凡的洪湖四季,寫就了不平凡歲月華章;在點點滴滴中,將一個蒼生大醫的本色,化為了一個個患者的感人記憶,鑄就了一座座美麗的杏林豐碑!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