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12月26日14:45

分享

文/夏熙 龔華 楊志遠

2018年11月22日,感恩節。上海,夜幕低垂,霓虹閃耀。

東方明珠塔下,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單膝跪地向一個女孩求婚:“小蕓,你愿意嫁給我嗎?”

女孩伸出手,讓男子為自己戴上象征承諾的鉆戒,一邊微笑著一邊淚流滿面:“我愿意!”

男子也流下了淚:“今生今世,我再也不離開你了!”

四周,掌聲響起。好友們紛紛送上祝福。

男子叫李堂,女孩叫羅小蕓。美麗的東方明珠,終于見證了他們婚姻之約。可鮮為人知的是,這背后,是一個跨越萬里、蕩氣回腸的追愛故事……

東方明珠下,我的愛人“消失”了

多年之后,羅小蕓仍記得2015年5月的那個陽光燦爛的下午,李堂推開會議室的門走了進來,他穿著白色的襯衫,熨燙得筆挺的西褲,英俊的面龐上帶著溫文爾雅的笑。

他與她握手寒暄,微溫的指尖與她輕輕相觸,羅小蕓的心不禁一顫。

李堂是合作公司的代表,來羅小蕓的公司講方案。他在臺上侃侃而談,一向專業的羅小蕓卻頻頻走神,鼓噪的心告訴她:他就像童話里的王子,輕而易舉地獲得了公主的青睞。

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可羅小蕓對李堂的追求卻并不那么順利。

盡管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羅小蕓都是一個好姑娘——她家境富有,畢業于英國名校,回國后,從事地產開發的父親給了她一筆創業資金,短短三年時間,她與人合伙的這家公司已經頗有聲色。

可李堂對于羅小蕓的態度卻始終有些曖昧。

原來,和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羅小蕓不同,李堂來自河北農村,從小家境貧寒,他曾一邊打工賺學費,一邊求學。一番艱苦打拼之后,他終于考上了復旦大學,畢業之后又成功落戶上海,并且得到老板賞識,如今已經是公司的部門負責人。

盡管已經足夠優秀,但面對羅小蕓這個土生土長的白富美,他還是無法確定自己能否給她幸福。

聽完李堂的故事,羅小蕓的內心充滿了感動和柔軟的愛意,她摟住李堂的脖子,說:“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樣的幸福。”她說著,主動獻上了自己的芳唇。

李堂再也無力抗拒。

然而,戀愛的過程并不順利。他們的戀情很快遭到了羅小蕓父母的強烈反對。羅小蕓是家中的獨女,在她父母看來,李堂之所以跟羅小蕓在一起,就是圖謀羅家的財產,沒安好心。

不過,父母的阻撓并沒有澆滅兩顆相愛的心,他們常常在一起勾畫著未來家庭的幸福畫面——在哪里買房,怎么裝修,生兩個可愛的寶寶,全家人一起出去旅行……

然而,令羅小蕓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2017年七夕,這些來之不易的甜蜜突然化為了泡影。

那一天,她與李堂原本有一場約會,李堂還暗示,要給她一個驚喜。可是,當她來到約定的地點——東方明珠下,李堂卻悄無聲息地失約了。

羅小蕓瘋狂地撥打李堂的電話,電話卻始終沒有人接。難道這就是李堂要給自己的驚喜?羅小蕓等到了凌晨1點,才無可奈何地離開東方明珠。望著霓虹燈下的長江水,她恍如隔世。

萬里追愛路,一路顛沛一路歌

第二天,李堂的電話依舊不通。羅小蕓便直接來到李堂的公司,前臺說:李堂已經離職。羅小蕓又追到李堂的住處,房東說:李堂已經搬走了。

“這一切,顯然只有一個答案:他要離開你。我早就說這是一個不靠譜的鳳凰男,你偏不相信。”

母親知道后,忙勸羅小蕓忘了李堂,重新開始。

可羅小蕓還是不信——難道李堂真是這樣不負責任的人?

她決定要找到李堂,親自聽到李堂的答案。憑直覺,她懷疑李堂不辭而別的背后,可能另有隱情。

第一站,羅小蕓選擇了李堂的老家。如果不是親自去,她真想不到還有這樣貧困的地方,當她顛簸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她終于明白,李堂當年為什么拼了命也要考一個好學校,改變自己的命運。

李堂沒在老家,羅小蕓見到了李堂的父母,他們熱情而局促地款待了她。坐在炕頭,李堂的媽媽抹著眼淚告訴羅小蕓,李堂離開上海,是因為他病了。

羅小蕓這才知道,李堂患了一種叫“類風濕關節炎”的疾病,而且已經三年多了。這種病發作起來極其痛苦,而且難以治療,被稱作“不死的癌癥”。

為了不讓羅小蕓擔心,李堂一年多來,一直在偷偷地治療。可是,他踏遍了上海的醫院,花了不少錢,病情卻沒有起色。

李堂的媽媽告訴羅小蕓,李堂之前回過一次家,現在正在北京尋醫。

羅小蕓立即風塵仆仆地趕赴北京,輾轉了幾家醫院之后,她終于見到了李堂。短短兩三個月的時間,只見他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頭發蓬亂,胡子拉碴,而且背已微駝,行動不便,再也不是之前那個精英白領的模樣了。

羅小蕓撲進他的懷里,滿肚子的委屈突然一句也說不出來,眼淚撲簌簌地直往下掉。

“我就是想讓你覺得我是個不可靠的人,徹底忘記我,你怎么還找到這里來了呢?”李堂搖著她的肩膀,不解地問。

“不,我是你的小蕓啊,我要陪著你一起!”羅小蕓大聲地回答。

在羅小蕓的強烈要求下,羅小蕓留了下來,陪李堂在北京治療。

然而,北京的治療結果依然令人失望。因為李堂在上海治療時使用的是生物制劑,現在再次復發,難度異常增大。在幾家醫院診療均無什么起色后,李堂和羅小蕓通過廣告找到了一家中西醫結合醫院。在住了2個月院花掉了6萬多元費用后,醫生還是無奈地勸道:“你們還是去其他醫院看看吧,我們已經盡力了!”

那天晚上,李堂開始想盡辦法趕羅小蕓走,他甚至大發雷霆,把羅小蕓為他準備的飯菜打翻在地。可羅小蕓毫無怨言,只是默默地收拾滿地的殘局。

羅小蕓抱著李堂的頭,柔柔地說:“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明天,我們再去其他醫院找找。”為了緩解李堂的焦慮,羅小蕓還放著音樂,哼著歌謠,讓李堂安靜睡下。

可是,第二天一早醒來,羅小蕓再次傻眼了——李堂又一次不辭而別。望著空蕩蕩的出租屋,羅小蕓一把跌坐在地,嚎啕大哭起來。

情定洪湖岸,出水芙蓉勝玫瑰

羅小蕓突然想到了放棄。自己原本一個“大小姐”,這又何苦呢?可轉念,想到那個令人心動的美麗相識,想到李堂本應該風度翩翩地出現在單位而不應是病房,羅小蕓柔軟的心又異常地堅定了起來。

擦干眼淚,羅小蕓再次踏上了尋找李堂的路。

此時已臨近春節。她先回了趟上海,處理了公司的一些事務,并陪父母過完春節。大年初一,她便開著自己的車,瞞著父母直奔李堂的老家。她斷定春節期間,李堂一定在家。

羅小蕓的到來,讓李堂再次燃起了希望。可是,北京和上海的大醫院都跑完了,還有哪里的醫院可以去呢?

正在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北京的病友家屬給羅小蕓發來拜年短信,那人建議說:“你們還是去洪湖試試吧,我愛人在那里恢復了健康。”

洪湖?羅小蕓立即上網查詢,得知是洪湖市中醫醫院,其院長周祖山以祖傳秘方麝火療法和雷公藤治療類風濕,聞名遐邇,CCTV多次對他們進行報道。

這消息像一縷陽光,照亮了兩個戀人的世界。

春節假期一過,羅小蕓立即驅車攜李堂來到洪湖,見到了他們期盼已久的“大神”——周祖山院長。

周祖山一臉和藹,進行了初步問診和檢查后,對李堂說:“小伙子,你怎么現在才來啊。”

羅小蕓以為李堂的病情太過嚴重,心里一慌,當場眼淚就下來了:“院長,都說您是神醫,請您一定要救救李堂!”

周祖山連忙說:“姑娘別慌,一切交給我。”

根據李堂的病情,周祖山為他安排住院,并制定了詳細診療計劃。每一次用藥,周祖山還一五一十地講解其中的原理和目的,囑咐他們平時的注意事項……這讓羅小蕓和李堂更加堅定了康復的希望。

果然,在周祖山的精心治療下,李堂的病情開始明顯好轉,他彎曲腫脹的手指開始慢慢恢復,微駝的背開始慢慢伸直……

羅小蕓高興極了。她每天陪伴在李堂身邊,叮囑他按時吃藥,幫他用藥水泡腳……他們的恩愛畫面,成了醫院的一道風景。

2018年6月,李堂的病終于得到控制,一切恢復了正常。羅小蕓為李堂順利辦完出院手續,特意包了個大紅包,感謝周祖山的“救命之恩”。

可周祖山微笑著堅決拒絕了。他說:“病人的康復,就是給予醫生最好的禮物。現在正是荷花盛開的時候,你們不妨去散散心吧,看看我們洪湖的風景。”

洪湖藍田風景區,一對戀人攜手而來。一望無際的的湖面上,和風習習,陽光燦爛;荷葉田田,荷花怒放……一切美麗極了!李堂一邊劃著船,一邊摘下一朵盛開的荷花,系在羅小蕓的頭上。

羅小蕓說:“這是出水芙蓉,太好看了,就當是你送的玫瑰吧!”

李堂鄭重說:“玫瑰怎么可以和這比呢?我覺得,你就是一朵上天賜給我生命里的出水芙蓉,一朵來自大上海的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羅小蕓緊緊依偎在李堂懷里,甜甜地笑了!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