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03月05日21:12 倪雨晴

分享

1月17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第二次接受媒體群訪。相對于1月15日面對外媒所談的國際業務和安全問題,1月17日面對國內媒體的任正非更強調基礎技術的重要性。

近年,低調、神秘的任正非在華為走向全球、走向開放的過程中,也頻頻亮相,多次走到臺前。不過,在過去6年的時間里,任正非公開接受多家媒體采訪的次數屈指可數。

最近的一次就在三天前的1月15日,任正非面對海外媒體,對孟晚舟事件、“后門”事件等都一一作答。

這一次,華為面臨著諸多國際困境:作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商,華為受到多國安全審查,5G的全球業務拓展受到阻撓;2018年12月,任正非之女、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因為被美國指控其違反伊朗制裁禁令,要求引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目前她已經獲得保釋,但必須留在加拿大。對此,任正非表示:“我們會通過法律程序來解決這件事情。作為孟晚舟的父親,首先感謝中國政府維護孟晚舟作為中國公民的權益,為她提供了領事保護。我也感謝社會各界人士對孟晚舟所表達的支持、關心和關注。”

74歲的任正非同時也表示,2019年對于華為來說,業務是最困難的一年,2019年的收入目標為1250億美元,增速將低于20%。

而將時間線拉回到2013年,任正非首次在媒體前露面時,華為面臨的是與今日相似的困境。

2013年,新西蘭惠靈頓博物館酒店,68歲的任正非第一次接受了媒體的采訪,當時他就談道:“美國網絡過去、現在以及未來是否安全,與華為沒有任何關系。”

6年后,華為再次面對國際環境的挑戰,不同的是,彼時華為存在業務規模的壓力,2012年和2013年,華為的全年收入增長分別為8.0%和8.5%,是近十年的增速最低時期。現在華為的業務增長良好,并且2018年首次跨過了1000億美元的營收大關,提前完成了目標。另一方面,華為也從B端業務延伸至C端。

任正非的文章《華為的冬天》廣為流傳,面對國際阻撓華為如何度過這個冬天,華為的“精神領袖”任正非有自己的解法。同時,也可以透過任正非的表述,展示華為的底線,即海外市場到底要怎么進行,對于拒絕華為的國家,華為是否一定要進入,這一點也只能由任正非來說明。

談競爭:“現在的困難十多年前已預計”

對于此時的困境,任正非說道:“應該說,我們今天可能要碰到的問題,在十多年前就有預計,我們已經準備了十幾年,我們不是完全倉促、沒有準備的來應對這個局面。這些困難對我們會有影響,但影響不會很大,不會出現重大問題。”

另一方面,華為和中興頻頻遭到美國的技術阻擊,國內對于自主創新以及自主產權的關注空前。任正非表示,華為在美國經歷了幾場大官司,都獲得良好的結果。華為現在87,805項專利中,其中有11,152項核心專利是在美國授權的,我們的技術專利對美國的信息社會是有價值的。我們已經和很多西方公司達成了專利交叉許可。華為不能代表別的企業,但是我們自己是絕對尊重他人知識產權的。

從經濟版圖中的地緣格局看,中國已經碰到了美國的邊界,沒有空白的邊疆了。

這樣的競爭不僅僅存在于華為一家企業,而是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科技企業開始向技術領域進發,而且國內市場上可以自產自足,這才是令對方恐懼的地方。

當然,國內的基礎技術和美國相比,還有很大差距,但是這樣的趨勢已經開始。華為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對于華為的邊界,任正非說道:“其實我們做的就是‘管道’,給信息流提供一種機會。我們做的服務器存儲不就是‘管道’中的一個‘水池’嗎?終端不就是‘水龍頭’嗎?所有這些技術都是一脈相通的。為什么華為終端的技術進步那么快?是因為我們在管道技術上的戰略儲備很多,我們用不完,就把這些部門劃給終端,科學家都為它們服務,所以很快就躍上來了。因此,跨界這個問題,我們是永遠都是不會做的。我們是有邊界的,以電子流為中心的領域,非這個領域的都要砍掉。”

談5G:“發展一定是緩慢的”

在通信設備行業,華為已經是寡頭,2013年開始,華為就穩坐全球電信設備行業第一的位置,2017年的全年營收超過愛立信、諾基亞、中興之和。不過,運營商業務增長緩慢,還在等待5G的新機遇。

5G是當前技術最大熱點,也是競爭焦點。但是任正非再次表示要對5G冷靜看待。“還有好多地方我們可做5G的,我們暫時還做不了那么多。少數地方的拒絕不能代表我們在大多數地方被拒絕。而且5G實際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華為公司的成就。現在人類社會對5G還沒有這么迫切的需要。人們現在的需要就是寬帶,而5G的主要內容不是寬帶。”

他也表示,“5G有非常多的內涵,還需要漫長的時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樣,浪潮來了,財富來了,趕快撈,撈不到就錯過了。5G的發展一定是緩慢的。日本和韓國還是4G,日本、韓國把4G運用到非常好,就足夠滿足使用。”

任正非估計,5G接下來還要進入毫米波,毫米波就是只要你多加一倍的錢,帶寬可以加一百倍,相當于一秒鐘你可以下載幾十部高清視頻,這個已經在實驗室實現。5G現在暫時還沒有充分發揮出用處。

談創新戰略:“AI可能有泡沫”

過去十年中,華為累計研發投入近4000億人民幣。按照歐盟委員會公布的《2018年歐盟工業研發投資排名》,華為研發投入113.34億歐元排在第五。

對于未來的創新重點,華為主要是投在主航道上的基礎研究、人工智能部分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

任正非表示,在電子上我們已經做出最先進的芯片ARM CPU、AI芯片,在光子的交換上,我們也是世界最領先的。在量子方面,我們在跟隨,至少在研究別人的量子計算機出來后,我們怎么用。所以開展基礎研究,才可能有超額利潤,才有錢做戰略投入,才能領導社會前進。

對于人工智能,任正非表示,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但別害怕這個泡沫破滅,那些失敗的專家工程師,我們招聘,為什么?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生產結構,改變我們在全世界的服務結構,我們需要這些人。真正的機器人出來后,90%的機器人公司就困難了。因此,我很難解釋人工智能是不是有泡沫。但是如果我們不是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提升生產效率,我們公司就不可能實現低成本,不可能獲得高利潤,也不可能加大對未來的戰略投入。

危機感經常在任正非的演講、文章中出現。但是華為是世界上幾乎唯一做B2B業務成功,做消費者B2C業務也非常成功的企業。

對此,任正非說道:“我們把做網絡的技術能力也應用到了手機業務。比如,手機的圖像系統很好,就是來自我們網絡的圖像系統對數學的研究。下一步,我們網絡連接業務會更成功,會是全世界最好、最智能化的連接,這些領域其實都是相關的。”

整體來看,千億美元的營收,對于華為來說,又步入了新的階段,也是新的里程碑。千億美元的營收,已經高于2017年騰訊、阿里巴巴和百度的收入之和。這一年中,華為的一個重大舉措是向人工智能方向進行升級,而不論5G還是人工智能,中國都將是最大市場,只是在人工智能時代,從人工框架到算力到算法,能否奪回話語權還是一個未知數。

作者:倪雨晴

編輯:林虹

來源:21經濟網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