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05月28日22:13 左茂軒

分享

隔著嘉陵江,在新地標洪崖洞的對岸,是重慶的CBD。重慶力帆中心坐落在此,周圍聳立著各家銀行大樓、商業大廈和購物中心,這是這座城市最為繁華的地段。

繁華中也有落寞。5月5日-6日,30多家力帆汽車經銷商聚集在重慶力帆中心門口,向力帆方面施壓,希望得到補償并退出經銷商網絡。5月9日,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來到力帆中心,經銷商們已經離開,周圍的上班族行色匆匆,回歸了往日的喧囂。

距離力帆中心50多公里,重慶主城區往北驅車行駛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達了位于合川區的北汽銀翔汽車有限公司。作為汽車工廠的所在地,這里本該喧囂,但卻出奇的安靜。工廠已經停工許久,廠區的空地上堆滿了生了銹的廢棄生產工具,停車場堆放著上百輛積滿了灰塵的幻速汽車。

銀翔和力帆一樣,遭遇了三線自主品牌類似的境遇。

力帆造車的困境

在一封經銷商致重慶力帆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的信件中,經銷商詳述了維權的主要原因。經銷商在信中稱,產品質量低下,邁威、軒朗車型發動機、變速箱、電路返修率奇高。力帆以各種借口拖延建店驗收和拖欠支付建店補償,侵害經銷商權益等。

除了經銷商維權之外,從去年開始,就陸續有供應商向力帆追討貨款的消息傳出。當時,力帆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帆股份”,601777.SH)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與供應商合作關系穩定良好,除了個別供應商有質量糾紛外,沒有供應商追討貨款的情況。

此外,力帆股份近兩年也開始頻繁進行股權解押和質押,來實現進一步續貸。翻看力帆股份的財報,其目前的財務狀況不容樂觀。2018年,力帆股份的營業收入約110.13億元,同比下降12.6%;凈利潤為2.53億,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虧損高達21.5億。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營業收入約22.47億元,同比降低31.0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約-9720.48萬元,同比下滑257.56%。

為了緩解資金壓力,力帆曾在去年兩次變賣資產。力帆將原15萬輛乘用車項目的生產基地以約33.15億元的價格出售給了重慶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并在去年12月將子公司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100%股權以人民幣6.5億元的價格轉讓給了車和家。

對力帆汽車而言,出售資產能夠 “止血”,但并不能讓其在短期內形成“造血”能力。對于資金需求極大的汽車行業來說,這些資金只不過是“飲鴆止渴”。

力帆股份在其官網上如此介紹:中國第一家上市A股的民營乘用車生產企業,重慶汽摩行業出口第一名。的確,力帆汽車也曾有過輝煌的高光時刻,并且對于行業的發展有一定遠見,敢于嘗試新技術。無論是海外市場還是新能源汽車,力帆汽車都很早就已起步,但卻沒能取得成功。最近,力帆汽車又將目標放在了氫燃料電池汽車上,這一策略同樣風險重重。“公司的氫燃料電池汽車項目尚處于合作開發初期,可能存在項目開發不成功的風險,可能存在項目開發不及預期,導致產品無法進入國家氫能乘用車公示目錄的風險。”力帆股份在財報中稱。

有業內人士認為,氫燃料電池商業化落地還需要較長的一段時間,并且需要巨額的資金投入,如此早便展開布局,投資能否取得收入的風險很大。而對于目前資金狀況并不樂觀的力帆來說,只會加大經營的負擔。

對于力帆發展氫燃料電池車,外界也有諸多質疑。而現在氫燃料電池汽車是行業風口,政府有著極高的熱情和支持力度。此前,力帆曾經卷入過電動車騙補風波,這也讓外界對于力帆介入氫燃料電池領域的技術水平和實際落地情況有所疑慮。

“黑馬”幻速的幻滅

與力帆相比,北汽銀翔更加凄涼。

從北碚區駛入合川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立在馬路中央的大型招牌——“合川天頂汽車城”,沿著長約十幾公里的銀翔大道,有北汽幻速和比速汽車兩個大型的汽車工廠、銀翔摩托車廠、銀翔大樓,以及與汽車配套的發動機、機械及其他零部件配件廠。附近的盛世華庭、盛世庭園等樓盤人氣也很旺,部分樓盤還在建設,旁邊還在建中學和小學。這像是一片因為汽車而打造的“小鎮”,遠離城市,兩邊是高山、農田與村野人家,居中而建的是銀翔城。

但高樓還沒立起,汽車廠房已經衰敗。5月11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北汽銀翔有限公司的工廠發現,在四大工藝車間外的空地上,圍繞著整個工廠的圍欄,堆滿了廢棄的生銹的生產設備,在廠房外的空地上,擺放著上百輛積滿了灰塵的幻速汽車。

“工廠大概從去年七八月份開始停產,已經快一年。廠里的人陸陸續續都已經走了,現在基本上沒有什么人。”工廠附近的一位清潔工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在工廠北面的1號門對面,原本是一些小飯店,如今都已經關門停業。附近一家超市的老板告訴記者,去年下半年開始,廠里人少了,生意也大不如前,過年之后,之前開店的小商家們也就都離開了。

在銀翔城銀翔大道的最北端,西側的比速汽車工廠同樣一片荒涼。但兩個廠房有著一個共同點,雖然已經沒有工作人員進出,但在各個門口都有1-2名保安。當記者在外圍拍攝照片或者與周邊的居民交談時,他們眼神警惕。

事實上,就在4月底,北汽幻速在北京遭遇了大規模的維權行動。4月20日左右,近百位北汽幻速經銷商接連多天在北汽集團總部,要求退還已付款、賠償和退網。

當時的經銷商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北汽幻速在已經停產、無車可買、沒有零配件的情況下擴充網絡,經銷商支付了定金,但遲遲不能收到新車和售后配件。

“2018年由于資金鏈問題,導致部分關聯企業應付賬款逾期。影響了廣大銷售服務商伙伴的正常經營及對客戶的服務,對此深表歉意。”4月24日,北汽幻速在其官方公眾號上對此事進行了回應,并表示將在5月恢復全部主力車型生產,而內部代號C30C60新款車型將于下半年推出。同時,正在全力以赴地解決配件問題。

5月12日,一位曾在北京參與維權的經銷商代表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對于北汽幻速方面的回應,不少經銷商不滿。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北汽銀翔的做法無法彌補經銷商已經造成的經濟損失,也沒能解決遺留的諸多問題。

此外,經銷商也對北汽銀翔能否重新恢復生產充滿疑慮。而即便恢復生產之后,多位經銷商表示,經歷過風波之后,北汽幻速的產品已經很難再獲得消費者的信任。

誰來買單?

北汽幻速的經銷商之所以在北汽集團的總部大樓維權,主要是因為北汽與銀翔之間復雜的合作關系。

在北汽銀翔汽車有限公司股東組成方面,北汽集團股份占比為26%,重慶銀翔貿易有限公司股比為23.3%、重慶銀翔實業有限公司占比為22.03%、重慶銀翔投資有限公司占比為16.02%,國家發展基金有限公司占比為12.65%。北汽集團是北汽銀翔的最大單一股東,但銀翔集團通過3家公司合計股份約61%,北汽幻速銷售公司是北汽銀翔的全資子公司。而在銀翔集團共有兩個汽車品牌:一個是比速,一個是幻速,其中比速是銀翔的全資子品牌。

一位熟悉北汽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在北汽銀翔,北汽扮演的角色主要包括提供資金、技術、配套產品和品牌背書等,但從生產到經營,北汽銀翔基本上都是獨立于北汽。

據了解,北汽集團在北汽幻速的26%股權是“干股”,沒有實際資金注入。事實上,一開始,北汽銀翔的生產基地投產的只是北汽旗下的微車車型,而在2014年,北汽銀翔發布了北汽幻速品牌,迅速成長為市場“黑馬”,兩年內年銷量就達到了20多萬輛。

“北汽幻速能夠賣得好,靠的就是北汽的品牌背書。而如今北汽幻速出現了問題,銀翔方面無法解決。作為北汽銀翔股東之一的北汽集團,有實力、也有能力來幫經銷商解決問題。”有汽車經銷商表示。

事實上,在2018年北汽銀翔陷入停廠危機之后。有消息稱,2018年11月,北汽銀翔獲得了北汽集團、合川政府和銀翔實業三方約20億元的資金,來化解風險恢復經營。不過,北汽銀翔是否收到了資金、資金用于何處,外界并不知情。

然而,一個現實問題是,即便有了后續的資金幫助,已經陷入危機的邊緣自主品牌是否能夠活過來,還要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更大的問題在于,在高度市場化的中國汽車產業,這些邊緣自主品牌的存在,對于中國汽車產業的發展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力帆、銀翔衰落背后的原因,關鍵在于產品并不具備市場競爭力。中國汽車市場,已經逐漸進入成熟競爭的階段,與之相對應的是優勝劣汰。

一位熟悉重慶產業的本地人對記者表示,力帆和銀翔并未專注在造車上,他們都將更多的目光放在房地產業務上,把從汽車行業賺到的錢挪到房地產上。而沒有對造車進行持續的投入,所以推出產品的時間非常慢,也就慢慢地失去了市場的競爭力。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中國汽車行業快速增長,市場的機遇催生了一批民營車企。其中,少數幾家優異的自主品牌已經脫穎而出,在市場上取得了一席之地。更多的企業則類似于力帆、銀翔,在市場成長的階段,抓住了機會賺到了第一桶金,但卻在這個過程中沒有形成競爭優勢和壁壘,忽視了對產業的長期投入。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左茂軒


c#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