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05月28日22:19 朱藝藝

分享

從2017年3月29日向證監會遞交招股書申報稿,至最新披露5月16日將接受上會審核,累計賣出160億零食的“網紅”品牌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三只松鼠”)正經歷焦灼的778天。

從其IPO排隊進程來看,三只松鼠屢屢遭遇“攔路虎”,可謂一波三折。

2017年10月,因“簽字律師辭職”而“中止審查”;兩個月后,原定上會審核的前夜,三只松鼠又突遇變故,證監會以“尚有相關事項需要進一步核查”為由,取消對其IPO文件的審核;直到2018年6月25日,三只松鼠第三次進入IPO排隊階段,審核狀態為“預先披露更新”。

那么,此次重啟上會之路,三只松鼠能否順利闖關呢?

第三次進入IPO排隊

擬申請創業板上市的三只松鼠,是一家淘寶起家的休閑零食品牌電商,產品覆蓋堅果、干果、果干、花茶及零食。

在交出2015年全年銷售額破25億元、納稅4300萬元的成績單后,2015年底,三只松鼠向安徽證監局提交了IPO輔導申請,中金公司成為其保薦機構。

從招股書可以看到,2014-2016年,三只松鼠增速迅猛,營收分別為9.24億、20.43億、44.23億,幾乎每年翻一番。而2015年扭虧為盈后,凈利潤變化更加驚人,從2015年的897.39萬元增長至2016年的2.36億元,增長率高達2535.42%。

三只松鼠創始人章燎原也曾在2017年安徽蕪湖的全球供應商大會上透露,2017年,三只松鼠完成了近70億元的銷售額,且過去6年時間里,三只松鼠累計賣出了160億元的零食。

盡管業績如同坐上了“火箭”,但是三只松鼠的IPO之路卻是一波三折。

5月10日,證監會官網披露,三只松鼠將于5月16日接受上會審核,不過這一上會節點,距離其2017年3月29日遞交招股書申報稿,整整間隔了778天。

2017年10月20日,三只松鼠因為“簽字律師辭職”,IPO“中止審查”。

從其2017年4月披露的招股書可知,三只松鼠IPO的律師事務所為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簽字律師為桑士東、都偉。

10天后的2017年10月31日,在更新后的招股說明書中,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的簽字律師變更為都偉、韓晶晶。

一個值得聯系的背景是,2017年10月17日,第十七屆發審委“亮相”,因為其嚴格的首發通過率,被冠以“鐵面發審委”的稱號。

截至2017年12月10日,第十七屆發審委已審核73家企業(包括二次上會企業)的首發申請,其中,44家獲得通過,24家被否,5家暫緩表決,通過率為60.27%。而2017年前10個月IPO審核的通過率為80%,11月29日甚至還創下了IPO歷史上第一次零過審的紀錄。

原本將在2017年12月13日面對“鐵面發審委”的三只松鼠,再次爽約。

2017年12月12日晚間,證監會以三只松鼠首發事宜“尚有相關事項需要進一步核查”,直接取消了對其IPO審查。

相關事宜究竟是什么?處于緘默期的三只松鼠沒有公開回應。

不過,證券時報當時報道,其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三只松鼠在12月初收到匿名郵件,自稱是自媒體團隊,要求三只松鼠與其聯系,出資500萬元與之“合作”,否則將對外公開“相關負面信息”。三只松鼠方面拒絕其要求,選擇通過法律維權”。

那么,此次再啟上會,是否因為相關事宜得到解決呢?“因為在緘默期,這個問題我確實不太方便回復”,5月13日,三只松鼠對外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資本承壓的對賭

在三只松鼠一波三折的IPO過程中,不得不提到創始人章燎原與投資方之間的一份對賭協議。

早在成立之初,三只松鼠就吸引了IDG資本150萬美元A輪投資;2013年7月再獲得600萬美元B輪融資,領投方為今日資本、IDG跟投;2014年完成C輪融資,今日資本和IDG共投資1.2億元;到了2015年9月16日,三只松鼠宣布獲得3億元的第四輪融資,總體估值達到40億元。

2017年10月的招股書顯示,2012年7月-2015年12月,三只松鼠的前身松鼠有限公司在引進IDG和今日資本的投資時,簽署了附條件的投資人特殊權利安排的協議。

協議各方約定,若三只松鼠在該協議簽署后24個月內仍未向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材料,則投資人自動恢復其在投資文件項下的優先權利,包括隨意售權、回購權、連帶并購權、優先清算權、反稀釋權等等。

2015年12月17日,三只松鼠分別與上述股東簽署附條件終止上述特殊權利安排的協議。

而在發審委2017年10月31日給三只松鼠首發文件的65條反饋意見中,第一條就提到了這份對賭協議。

“發行人與股東之間的特殊權利安排是否全部合法、有效地解除,發行人股權結構是否清晰穩定?是否存在相關股東與發行人及其實際控制人其他形式的利益安排?”發審委的反饋意見中寫道。

在市場解讀看來,三只松鼠申請上市背后,也有資本承壓的因素。

“資本與實體企業的關系,總是非常微妙”,對此,滬上一家私募投資經理如此評價。

此外,“貼牌+電商”為主的代工模式,暗含產品質量的把控風險,對線上渠道的依賴,都成為三只松鼠IPO過程中潛在的“攔路虎”。

數據顯示,2014年-2017年1-6月,三只松鼠在天貓商城的銷售收入占營收的比重,分別高達78.55%、75.72%、63.69%和55.22%。

在反饋意見中也提到了關于三只松鼠線上渠道銷售的真實性,是否存在“通過自身或委托第三方對發行人線上銷售平臺進行寄發空包裹、虛構快遞單號、利用真實快遞單號等方式‘刷單’、虛構交易、提升信譽等行為”,“發貨后4天確認收入是否與天貓商城等約定的7天無理由退款矛盾?”

而關于2018年的最新營收數據,5月13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致電三只松鼠董事會辦公室,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負責人不在,已經記錄相關問題,后續會有人聯系回復”。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朱藝藝


c#21点